三水宰梦

用爱发电,图文双修的渣,可能大概还是个翻唱吧,盾铁盾,不洁癖,互攻党。

【盾铁】W.R.O.N.G(ABO,痴汉盾,可能有黑化)(第一章)

W.R.O.N.G(盾铁,痴汉)

这篇文本来应该是我喂给阿竜的…………因为我太咸鱼了变成了阿竜画完了我还没写………【羞愤脸】
一共分四章,用倒计时的方法命名,其中第三章是阿竜画的条漫的文字版。

预警:痴汉盾预警,请提前避雷……
——————————————

叁.

【他拥有很美的眼睛。

你这么想着,作为一个alpha,他的面容显得过于精致了。

他在看你,用一种美好的、信任的眼神,“Cap!嘿你是在走神吗!”还没等你回答,他的目光移开了。

为什么要移开目光?

你忽然感到迷惑,因为他的目光不会一直停留在你身上。

——而你却为他美丽的双眼着迷。】

Steve反手接过弹回来的盾牌,又把它扔向下一个敌人,这不算一场艰难的战斗,地面战场已经几乎清理干净,当他抬起头看向天空的时候,熟悉的金红色身影从他的头顶一掠而过,很快就落在远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啊哦——找到你们了。”耳麦里传来tony的声音,他带着调笑的音调仿佛他不是在一场战斗中,而是参加了一个小小的游戏,几秒后远处传来火光,像一朵烟花绽放在晦暗的天际。natasha正巧从一边的街道上奔来,“Cap?”女特工望了一眼火光熄灭的地方,喊了一声呆立着的队长,steve便从神游中惊醒。

“抱歉。”他简短地说着,没有为此解释的意思,natasha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只是对steve难得的跑神而感到奇怪,但是现在任务重要,她跟上steve奔跑的步伐,向着tony奔去。

实际上真正第一个到达的是clint,他搭了hulk的顺风车,弓箭手轻巧而警惕地落在一片杂乱的废墟中,寻找着熟悉的金红色,但实际上,没有。破碎的电脑上还显示着数据,墙壁上排布着弹孔,房间里能闻到硝烟的味道,这一切都好像只发生了一分钟不到,但这里空无一人,没有敌人,没有伤亡——没有钢铁侠。

这场战役远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Tony失踪了,在清扫过整个战区之后,所有人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连带着,连jarvis都短暂地下线了一段时间,这让整个队伍维持着低气压,steve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刚刚经历完战斗的alpha还保持着兴奋的状态,而怒气让他的信息素闻起来仍然带有攻击性。

刚刚变回banner的博士裹着毯子,面庞上带着被因为变身导致的疲惫,相比于自控能力卓越的两名特工,现场真正被steve的信息素打扰的似乎只有他一个,这让他本能地感到不满,随即又用理智压下了体内蠢蠢欲动的hulk。

“Cap你还好吗?”发问的仍然是natasha,强势又敏感的alpha,“冷静下来steve,你会把hulk引出来的。”

Steve又一下惊醒,是的,今天的第二次,或许是最近的第不知道多少次,(natasha心事重重地皱起了眉观察他),他看起来不太在状态,在发现自己给banner博士带来的困扰后他的信息素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很快消失地得一干二净,温和的老派绅士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我没事,你还好吗博士?”

Banner博士挥了挥手表示没关系,“alpha的天性,cap,如果hulk在这里,听到有人抓走了他的队友,他会比你更愤怒,谁不愤怒呢?”他开了个玩笑以化解steve的尴尬,clint应和着,steve点了点头,挥去心里不知来由的一点不快,全心全意地参与到进对“tony去向”的讨论。

但那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化解的,至少对于steve不是,金发的alpha没有错过黑寡妇对他皱起的双眉,他这段时间的状态不对劲,如果一定要说原因的话,随着队伍的磨合,大家相处得越来越好,他似乎对tony stark——队伍里的另一位领导者投入了比一般程度更多的关注。

Alpha的天性有着竞争意识,当一个队伍里拥有两个领导者时,相互之间更多的关注是正常的现象,这样竞争的天性伴随着理智会让队伍成长得更好。Steve承认,即使他是美国队长也没能逃脱这一点,他不自觉地去关注tony,但奇怪的事情是,他已经很多次偷看或者偷偷了解tony的资料被抓包,而以他敏锐的侦查力,他没有发现过任何“tony同样对美国队长投入了更多关注”的蛛丝马迹。

这不符合逻辑,tony向来不是自控力良好的类型,他信息素的味道就像他这个人的性格一样张扬又迷人,steve不相信他能够克服alpha的竞争天性。

又或者是在tony stark心中,steve根本没有去比较、去竞争的价值,这部分对于steve来说就比较糟糕了,因为他真心诚意地把tony当做可以信任的朋友和并肩作战的伙伴,而这个假设就好像打了steve一个响亮的耳光,告诉他天才的tony stark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

所以这是解释的通的,steve不相信tony能够抑制天性,但他同样不相信tony会是内心目中无人的类型,所以他需要找到些什么——一些能够证明他没有想错的证据,这让他对tony投以越来越多的关注,有些甚至超越了工作伙伴的范畴。

其实当他发现自己居然会想着tony游神的时候,他就应该停止这一切的。

但是(对的,但是。)他没有停下,或许是因为蓄着精致小胡子的男人有一双格外漂亮的眼睛,那是一双对于刚硬强大的alpha来说很不搭的眼睛,在意识到这点之后,steve很快就发现tony的整个长相对于alpha来说都过于精致了些。

Steve喜欢看着tony的眼睛。

那双睫毛卷翘的大眼睛里流露着孩童一样的纯真,看向他的时候有着温暖友好的气息。

是的,steve从tony的眼睛里找到了他所需要的证据,他本该停下的,但他已经没办法把过多的注意力从tony身上抽离了,因为他的队友有着那样一双美丽的、让他感到安定的双眼,即使他不想承认,他已经为那双眼睛感到入迷。

他们寻找到tony已经是五天之后,怒火冲刷着整个队伍,强大的alpha们闯进敌人的老巢、摧毁了他们当时用以绑架tony的诡异装置,而在hulk发威、特工们忙于搜刮一切可能有用的信息时,steve理所应当地成为了真正去解救tony的那一个。

在耳麦中jarvis的指引下,steve很快就接近了关押tony的房间,或许因为这个房间附近拥有隔离信号的装置,jarvis忽然失去了声响,steve打倒因为爆炸而逃窜的看守,很快就来到了门前。

他想象过门后的情况,或许是tony一脸无所谓地说着你们太慢了,或许是敌人挟持着tony让他放下武器,又或者是昏迷的、孤身一人的tony stark,后两种想象都让他的信息素仿佛能点燃一样充满了危险的味道,但他必须控制这个,在一个深呼吸后,他破门而入。

他没想象过这个。

房间里歪倒着四五个士兵,一个铁架竖立在正中央,旁边的桌上放置着沾满鲜血的长鞭,空气里有鲜血的味道,不浓但也不淡,如果不是一边的墙壁上破开了一个大洞,这种令人作恶的味道或许会更浓些,以及,再一次的——没有钢铁侠。

这种认知让steve几乎想立刻毁掉这里。

复仇者们的任务失败了,至少他们自己这样认为,再一次的迟来一步让所有人都更加暴躁,这种失败的滋味让英雄们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特工们甚至来不及把资料收集完全就必须匆匆忙忙地逃离这幢建筑以免被hulk误伤——hulk喜欢铁皮人,没能救出铁皮人这件事让hulk不听任何人的话,只是愤怒地砸烂他看见的一切。

等到hulk终于停下,疲惫的复仇者们带着昏迷的博士和似乎断了线的线索回到复仇者大厦,jarvis这时终于重新上线,给了所有人一顿丰盛的晚餐和温暖的、洗去疲惫的热水澡。

大家沉默着吃完了晚餐,各自回到房间休息,温暖的水流流过steve的皮肤,但他仍然不能平静。

他没有错过一些奇怪的细节,像是房间内被击倒的敌人身上只有一个弹孔,像是由外向内被轰开的墙壁,又或者是隐藏在血腥味和硝烟中几乎淡到消失、但的确存在的一股甜味。

这很奇怪——一切都很奇怪。

那双甜蜜的眸子一直浮现在他的脑海,让steve无法冷静地思考,他在担忧、在愤怒,心底的声音再咆哮着告诉他:为什么你没有保护好tony?

为什么他会想保护tony?

这本来就不对,他对tony的喜爱、担心、关注甚至是保护欲都太超过了,远远超出了朋友的范围,tony stark是一个优秀的、坚强的alpha,他应该相信他、尊重他,但如果他不再欺骗自己,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情感:他想要tony安全、想要小胡子男人呆在自己身边,这远比和tony并肩作战重要得多。

这是可耻的,士兵。

Steve抬头让水流冲刷过他的脸庞,闭上双眼屏住呼吸,对自己说。

把私人情感放在别人的荣耀、团队利益、甚至社会的安全之前,这是可耻的。

就算你再想保护他、再为了他而着迷,也不能为此埋怨他的战斗和他的荣耀,tony是个英雄,你不能在自己的脑海里把他看成一只需要你牢牢保护的奶猫。

或许是三分钟之后,又或者是一个小时,总之steve发着呆,放空自己被私欲和公德搅得乱七八糟的脑袋,直到jarvis提醒他natasha请他去楼下一趟。

女特工的脸颊还有着一小块擦伤,这让她向来神秘优雅的气质漏出一些属于平常人的焦躁,而clint则坐在一边的桌子上貌似走神,特工们在他走近的时候不约而同地看向他,natasha拿起放在身边的芯片,眼眸里写着不快。

“这是那个房间的监控,cap,”她把芯片放在steve手里,“把它带去神盾局,jarvis会帮助破解这片芯片。”女特工握了握他的双手,“放松,steve。”

Clint在她起身的时候跟了上去,向来表现出幼稚一面的弓箭手用沉静又锐利的目光看着steve,明知道他只是想给自己鼓励,那种目光却让steve一惊,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被那双鹰眼看穿了一样。

在那个瞬间steve差点就要抑制不住暴动的alpha信息素,因为一种没来由的心虚所引发的自我保护机制,随后他给了clint一个僵硬的微笑,长舒一口气,再审视自己的内心时,刚刚的攻击欲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

Steve在神盾局的休息室里度过了大半个夜晚,fury对于在tony失踪后复仇者私自调查了这么久而不上报神盾局的行为愤怒极了,为此他狠狠训斥了美国队长一顿,这也让steve明白了为什么特工们选择让他来送芯片。

研究员们告诉他在jarvis的帮助下芯片大约需要4小时来破解,他可以睡一觉,但steve无法入眠,他坐在床边透过窗户看外面漆黑的夜空,烦闷地揉着额角,联系过natasha并了解到他们找到了新的线索并已经赶往那里时,steve宁愿自己是坐在奔向敌营的飞机上而不是坐在神盾局的休息室里等着一块小小的芯片被破解。

好在时间没有超出预期,凌晨四点,当steve再次走进实验室时,睡意朦胧的研究人员惊诧地看着他,解释芯片已经破解结束,他们本想等明天再交给steve,而steve皱紧了双眉,用一种近乎严厉的语气质问他们是不是神盾局的员工不懂什么叫做争分夺秒。

研究人员们看起来被吓到了,他们应该被吓到的,谁都知道美国队长虽然是个alpha,但他总是温和有礼,压抑着自己强大的信息素尽量不去干扰到别人,但在他们面前的这一个,抱着双臂散发压迫感的样子似乎只该呈现给敌人而不是朋友。

在强烈的压迫感下,他们中的一个最先反应过来,踉踉跄跄地走到电脑前为steve打开了那个视频,在steve坐下并且终于收敛了自己散发出的压力后,他们才缓慢地、悄声地走去了隔壁的实验室,留下金发的alpha独自看着刚刚破解完成的监控录像。

Tony被捆在房间中央的铁架上。

视频并不清晰,steve看不见tony的表情,但钢铁侠已经从战甲中被剥了出来,穿着他最经常穿的那件棉质T恤,当敌人在他周围走动时,那颗棕色的脑袋随之晃动,steve不用想都可以知道那是小胡子男人又管不住他的嘴了,这往往不是好事,因为紧接着走在他旁边的男人就对着他的肚子狠狠来了一拳。

Steve为此攥紧了拳头,他不是没有见过tony挨打,身为超级英雄,受伤几乎是家常便饭,tony经常受伤,有时还对伤疤(战士的荣耀)洋洋自得,但这次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他不想看见tony受伤——或者说无法容忍。

视频没有声音,他该为此庆幸,因为听见声音或许会让他的控制力彻底瓦解,他看着那些人盘问着tony,对他拳脚相向,那些拳头落在tony的脸上、身上,这些都让steve颤抖,记忆及时地让他回想起那件房间里的血腥味,他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切想象都不会有双眼所见来的真实和震撼。

视频中断了一次,再次显示时tony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他的头软软地倚靠在被高高吊起的手臂上,steve想那肯定很痛苦,而每天拷问他的人也失去了耐心,门再次打开,这次为首的那个人拿着一条长鞭。

Tony一定叫出来了。Steve花费所有的力气压抑自己,屏幕里的tony徒劳地把身体向后蜷起,被鞭打时又头颅高昂,张大嘴巴——围绕着他的几个人像是不过瘾那样撕开他的衣服,让通红的鞭痕交错在他蜜色的皮肤上,在那一刻,steve无法呼吸。

那些人尝试着折磨tony,他们用鞭柄顺着tony被打出的鞭痕移动,这让tony因为疼痛而不断扭动身体,这是暴力,是拷问,但是steve却颤抖着、一边让愤怒冲刷他摇摇欲坠的理智,一边因为这一幕而着迷。

Tony很美不是吗?

这本不是情色的一幕,但是steve却很难不去想象这一切,他震怒于绑匪的行为,但当长鞭每一次划过tony的身体,他就会想到tony有一次骗他看了一段关于S.M的A.V,鞭子与肉体,以及坐在他身旁扬言“美国队长需要来一炮”的tony stark。

这不该属于这些肮脏的绑匪,tony从来不该被这样对待。

然而就像是要压断steve的最后一根神经,tony微微抬头说了些什么,绑匪立刻放下了手里在干的事情,顺手把鞭把塞进了tony嘴里。

躲在隔壁的研究人员对忽如其来的、炸裂开的alpha信息素毫无准备,美国队长在隔壁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那种危险的信息素让所有人甚至无法站立,随后是一声巨响,美国队长离开了。

直到十几分钟之后,他们才颤抖着找回了自己的双腿,冷汗浸湿了所有人的衣服,他们走出房间,隔壁的电脑显示屏被美国队长砸的粉碎。

他们从没有一刻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即使平时再绅士与温和,但美国队长是一个从战争中走来的、强大并危险的alpha。

TBC

阿竜的条漫戳这里

@阿竜ryu 呜亲爱的我错了嘤QAQ不要生气嘛

评论(27)

热度(246)

©三水宰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