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宰梦

用爱发电,图文双修的渣,可能大概还是个翻唱吧,盾铁盾,不洁癖,互攻党。

【友卯】同床同梦(HE一发完,短小温馨甜文)

同床同梦(友卯)

--------------------------

人物ooc大大的有,第一次写友卯文请轻拍Σ( ° △ °|||)︴

--------------------------

丁卯过了夜半才到了龙王庙。

自从当上会长,丁卯已经基本不在龙王庙住了,偌大的一个商会事务繁忙,自从鱼四重伤,压在丁会长身上的担子蓦然加重,虽说这小少爷是实打实的留洋学生,但论到经商管家,需要学的东西还是太多,他时常看书或者处理事物到半夜三更,然后,偶尔的,躺在床上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

他再睡不着的时候,才会回龙王庙。

丁卯喜欢龙王庙里的那点人气,这话说给一般人听,别人可得笑掉大牙,那到处都是纸人的地方哪来的人气,灯火通明、奴仆成群的丁家大宅才是真正有人气的地方。但丁卯不觉得,那座破破烂烂的龙王庙是他新生活开始的地方,就像他说的,他已经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只剩个师哥,无论他想不想承认,有郭得友在的地方,丁卯总是能安下心来的。

丁卯轻手轻脚地开了院子门,一路走上二楼,还没进门就觉着不对,等他进了自己的房间,果然,那个本该呆在楼下的人正嚣张地躺在他的大床上睡得正熟。丁卯其实挺喜欢郭得友这模样,但又见不得他好过,想了想还是过去推了推他,小河神几乎立刻就睁睛反手抓住他的肩膀,他吃痛,喊了一声。

“什么呀,你啊!”

听见他声音,郭得友刚刚还清明警惕的双眼一下又迷糊起来,他放开手往旁边挪了挪,“你这大半夜的跑回来干嘛?专门吓人呐!”

丁卯脱了外衣,顺势坐在床边,“怎么的,师哥还不许我回自己房间睡了?”他挑眉,不留情面地一巴掌拍在郭得友耳边,“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怎么睡在我房间?”

郭得友被他吓得一振,“我说丁卯你专程来让我不快活的是不是?”他又往旁边睡了睡,空出半张床,“顾影和她娘吵架了,借我房睡,我不就只能谁你这了嘛,反正你这床这么大,倆大男人有什么不能凑合着睡的,还是你是黄花大小姐啊?”

丁卯瞪着眼睛作势要打他,郭得友却毫不受威胁地拉扯出一个困倦的痞笑:“师弟呀——爱睡不睡!”

再之后,丁卯和郭得友并排躺在床上,感觉徘徊在自己身边的孤寂与惶然终于安定下来,困意终于侵袭他的脑海,他嗅着身边人身上淡淡的药草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和他面额相对,呼吸暧昧地纠缠在一起。

“看我干嘛,你不睡觉啊?”

几分钟后,郭得友睁开双眼,正对上丁卯的视线。

丁卯的眼睛在夜里也黑白分明,一双笑瞳弯弯的,显得年轻的丁会长更招人喜欢。

“我昨天做了个梦。”

丁卯忽然开口,挑起了个聊天的话题,郭得友“啧”了一声,似乎不满于好眠被搅,却也没有转过身去,而是哼哼了一声示意他在听。

“梦见我刚搬进来龙王庙,你给我送饭那天。”

“难得啊,还能梦到师哥我对你好的地方。”

丁卯向前挪了挪,感觉郭得友温热的鼻息都喷在自己脸上,让他心痒痒的。

“然后我今天就想回来睡了。”

郭得友好像是嘟囔了句什么,丁卯没听清,向来问了他也不会告诉自己,干脆没有再问。

房里一片安静。

又过了很久,久到丁卯觉得自己都快要睡着了,他听见自己轻轻问:“顾影真的和她娘吵架了吗?”

郭得友醒了,后撤了些许,像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丁卯听见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又快又响。

还好,郭得友想了想,却是悠悠地叹着,答非所问:“昨天呐,我也做了个梦,梦到大少爷第一次喂我吃橄榄,我不识货啊,给吐了……”

丁卯笑起来,他已经不需要再问下去了。

因为郭得友已经凑过来,把他拉进一个浅浅的、温柔的吻里。

END

-----------------------------

不知道各位看官有没有看懂呢,其实两个人前一天晚上做了同样的梦,梦到了丁卯刚刚搬进来时,郭得友给他送饭,丁卯喂郭得友吃橄榄的那一幕(应该是第二集吧),因为思念和隐秘的爱意,两个人都在第二天的晚上做出了相应的动作——郭得友跑来了丁卯床上睡,而丁卯回到了已经不住的龙王庙。在同一张床上,两个人相互试探,最后终于无言地确定了彼此的爱意。

今天刚刚和室友们一起看完了河神,所以很开心地跑来产粮啦,奉上短小君一篇,希望大家喜欢

有空的话会画一张图给友卯哒,他们好可爱!!

PS:点小心心和给我评论的你们最可爱最好看啦!!

评论(6)

热度(147)

©三水宰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