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宰梦

用爱发电,图文双修的渣,可能大概还是个翻唱吧,盾铁盾,不洁癖,互攻党。

【东歌】龙火(01)

第一章

“胡歌——”

胡歌惊醒,映入眼中的是袁弘担心的双眼。

……不,不是这双眼睛。

见他还在晃神,袁弘伸手去拍他的肩膀,“你没事吧?”

胡歌却不知道自己在惊惶些什么,只是身体不受控制般警惕地后撤避开了与袁弘的接触,然后才翻身坐起。

袁弘的手停在空中,胡歌一愣才发现自己刚刚都干了什么,面对关心着自己的挚友暗自懊恼,袁弘却因为胡歌刚刚一瞬间惊惶的姿态一阵心酸,一时两人无声,气氛有些尴尬。

“我,我没事。”胡歌抬起头给了袁弘一个笑脸,可在袁弘眼里,胡歌苍白了一张脸,脸颊上还全是未干的冷汗,那个笑容更像是挤出来的,他压抑住自己叹气的欲望,还是伸手拍了拍胡歌的肩膀,“没事儿啊,都过去了……”

自从经历了那件事,胡歌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但还是一直心神不宁,袁弘也知道,无论是谁经历了那样可怕的事情总是要惊慌要畏惧的,但他庆幸他的好友回来了,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来抚平胡歌的伤痛。

“我知道。”胡歌的脸色好转了一些,连笑容也真切了几分,“行了老袁,我自己静静就好了,你还偷偷溜进我房间看我睡觉,你当我三岁啊?”

袁弘想了想,让胡歌一个人静静也好,看胡歌平静多了,嘱咐了几句,起身开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他的身后,胡歌的笑容渐渐淡去。

入眼的是熟悉的装饰,这是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周围很安静,没有轰鸣的风也没有滔天的浪,这样的平静一度让他觉得一个月前的一切只是他的一场梦。

可他知道那绝不是梦境。

——那是龙。

龙的传说已经在他的国家流传了太久,在古时,为了避开战争和侵略,人类唱起龙之歌,恶龙掳走人类献上的新娘,作为交换它们不侵略人类的土地,后来龙不见了,为什么不见呢?是被龙骑士杀死了,亦或它爱上了人类新娘一起幸福地生活了,总之,恶龙不再在他的国家现身,他的国家也不再唱起龙之歌。

直到上个月。

按照传统,久远的为恶龙献祭的仪式被流传下来成为了他的国家一种美丽而具有特色的出嫁方式,美丽的新娘穿上婚服,佩戴上象征新娘身份的“龙之心”,被小舟载着飘在湖面,等待着她的新郎将她拉入怀抱。

那天的新娘是国家的公主,胡歌一同长大的姐姐。

迎娶公主的是个很好的男子,他脾气好,长相好,学识好,对公主和她的家人都好,唯独不好的就是他有些沉迷研究各个国家的历史,他说,他期望在他的婚礼上能唱那首《龙之歌》。

胡歌很喜欢他这个姐夫,婚礼上那天,他唱得很开心,很大声。

他从来没有像后悔支持他姐夫唱龙之歌那样后悔过他人生中做的任何一个决定。

一开始只是风,由微风慢慢变大,他当时还和身边的袁弘谈笑这大风还真有几分龙来了的意思,但随即便是大片的阴云,雷云笼罩了这片小小的湖泊,狂风大布,恐惧几乎是在人群中飞窜着传染。

“龙……是龙要来了!”

不知谁第一个说出了这句话,大家渐渐都相信了这个说法,几乎惊慌着想要四下逃窜。

那天的新郎也有些心慌,使劲想把自己的新娘赶紧拉到身边,但狂风与他拉力,他几乎不能拉动那片小舟一分一毫。

终于,似乎为了给惊惶的人们面子,在那暗沉的雷云中,传来一声凶悍的龙吟。

人群爆炸开来,恶龙还在,恶龙被龙之歌召唤来了,它想要——

姐姐……姐姐!

想到这一点的胡歌感觉心脏都被扼住了,袁弘还没来得及拉住他,胡歌已经一个猛扎跳进了湖里。

那是冬天,湖里的温度几乎立刻让胡歌失去了行动能力,他边努力向姐姐游去,边抬头在空中搜寻龙的身影,终于在雷云中发现了那只黑龙。

它很大,很矫健,张开的黑色翅膀像是能遮盖整个天际,它破云而出,直直地向湖中的新娘冲过来。

“——姐!”

在那之前胡歌已经游到了公主的小舟旁,随后几秒他姐夫也游了过来,公主穿着厚重的礼服,他们手忙脚乱地帮公主减负,一抬头恶龙已经向他们冲来。

那时根本由不得他们多思虑。

脑海中关于龙的传说一闪而过,胡歌一把摘下姐姐脖子上挂着的龙之心戴在自己脖子上,把姐姐塞到姐夫怀里,脚反蹬了一下小舟借着冲力向反方向游去,“我引开它,带我姐走!”

半空中本来冲向公主的龙一下转移了目标,一个飞快的回旋就向着胡歌冲去。

冰冷的湖水渐渐让胡歌动一下都困难无比,他不敢回头,只能拼命逃生,耳边是姐姐和姐夫炸响的惊呼:“胡歌!”

下一秒他就被抓到了天上,锋利的龙爪嵌在他的腰上,随着他惯性的下滑而在他的腰侧撕出一道长长的伤口,他疼痛难耐地吼叫出声,他看见箭矢破空而来又被龙毫不在意地挡下,空气中散落着人们的哭叫声,龙的目标很明确,它没有去袭击这个国家的任何地方,只是带着它的“新娘”在空中打了个旋——耀武扬威似的,然后飞向了远方。

它带着胡歌飞了很久,任凭冰冷的风雨和海浪一遍遍洗刷他的身体,失血和寒冷让胡歌很快就支撑不住半晕了过去,他从没有离死亡那样近过,他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他最后的记忆就是他被龙从空中摔下,他来不及护住整张脸,那块尖利的礁石直直地砸上了他的眼睛。

是的,这是他全部的记忆。

可是他是在自己温暖的床上醒来的,所有人都告诉他,他随着海水飘回自己的国家,一身几乎致命的伤,还好救了回来。

可是他们说,他的眼睛没有受伤。

不,胡歌抿住嘴唇,那种锥心的痛他不可能记错,何况……他摸上自己的眼睑,自从回来之后,那里新增了一道不甚明显的疤痕。

他不相信袁弘他们说的所谓他运气好漂了回来。

他想起梦中看到的那双眼睛。

他确定他不认识那是谁的双眼,可心中却有一丝莫名的亲近滑过。

他失去了一段记忆,他肯定在龙岛上经历过什么。

可是他一点也记不起来。

评论(11)

热度(40)

©三水宰梦 | Powered by LOFTER